今年全国超3000名干部从天价培训班退学

今年全国超3000名干部从天价培训班退学

京华时报讯 新华社昨天发布2014年组织工作综述稿件,提到一年来各级组织部门打出了一套从严治吏的“组合拳”,让“为官不易”成为新常态。其中,组织战线在履行管党治吏的政治责任中有不少引人关注的亮点。

1.关于选人用人中组部直接查处违规用人问题278起。集中力量对干部档案进行专项审核,坚决查处假年龄、假学历、假履历等问题。

2.关于干部兼职清理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6.3万多人次。同时,将党政领导干部兼职情况列入干部日常监督管理内容,发现一起、纠正一起,坚决防止反弹。

3.关于天价培训会同有关部门对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进行专项清理整顿,参加EMBA等高收费培训的3000多名干部按要求退学,23个高收费项目停办。

4.关于基层整顿全国共排查软弱涣散村党组织57000多个、社区党组织5000多个。经过整顿,已有94%的村和95%的社区得到转化提升。

广州男子起诉铁路公司 要求无座票卖半价

雷闯出示自己购买的无座车票

因火车站票与坐票同价,却未享受到同等服务,日前,广州公益人士雷闯将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请求判令将其购买的无座车票打5折。昨天,该案获广州铁路运输法院立案,将于4月28日开庭审理。

起诉:有座没座一个价显然不公

家住广州的雷闯是亿友公益发起人,这已是他以同样的理由第三次起诉铁路部门。2013年,还在上海交通大学化工系读研的雷闯起诉上海铁路局,法院不予立案;2014年,雷闯和朋友晓盐起诉广深铁路公司,获广州铁路运输法院立案,但最终败诉;今年2月5日,雷闯再次起诉广深铁路公司,昨日获广州铁路运输法院立案。

昨日,雷闯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购得一张由武昌开往广州的Z35次无座火车票,票价为138.5元。2月4日晚,他乘坐该列车前往广州,“车程时长10多个小时,因为没有座位,我一直保持或蹲或站的姿势,非常痛苦。”

雷闯说,他买的无座车票与硬座车票价格相同,铁路营运方利用自己垄断铁路公共运输的优势地位,将不提供座位的客运服务按提供座位服务的价格来出售,双方在订立客运合同时已显失公平。

因此,雷闯将广深铁路公司诉至广州铁路运输法院,请求法院将他购买的Z35次无座火车票的价格由138.50元变更为69.25元,由广深铁路公司返还多收取的69.25元票款,并承担诉讼费用。

铁总:运力成本相同不考虑调价

去年1月,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胡亚东就曾表示,“不管是有座还是无座,铁路部门付出的运力成本是一样的,目前还没有考虑无座票票价的改动。”

胡亚东说,目前铁路客运的基准票价率和客运票价的相关政策,仍然实行的是政府定价,政府管理的制度。铁路部门发售无座车票,也是让更多旅客能够回家采取的一种方式,旅客可以自愿选择购买,而且列车上的座位也是流动的,旅客在一个站下车,站着的旅客可以就座。不管是有座还是无座,铁路部门付出的运力成本是一样的。

争议:有座无座同价是否合规?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票款应与旅客获得的服务相挂钩,有座无座同价违反了权利义务对等的基本理念,消费者有权向铁路公司主张退还多收取的票价。新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也明确规定,消费者有权获得价格合理的公平交易。

刘俊海认为,从法理上的公平交易原则和权利义务对等的角度来看,无座票早该打折,而打多少折则可以进行讨论。“火车票有座无座同价由来已久,消费者别无选择,铁路公司不能用契约自由代替契约公平。”

他表示,此次诉讼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具有重大意义,能够倒逼铁路公司直面批评之声,改进服务。消费者勇于通过诉讼维权也能推进市场经济法制建设,优化消费环境。

但也有专家认为,雷闯的诉求很难实现。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杨立新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雷闯的诉求很难获得法律支持。

杨立新表示,雷闯在购票时与铁路运营方签订的是一种“格式合同”。“如果他对价格不满,可以不签合同,不买无座票,改乘其他交通工具。而他自主自愿购买无座票乘车,就意味着他同意合同内容。”杨立新说,火车票有座无座同价是长久以来的商业惯例,想要通过诉讼方式改变很难,一方面因为铁路实行政府定价,另一方面铁路运输属卖方市场,“特别是春运期间一票难求,就算胜诉,铁路总公司完全可能取消发售无座票。”

江西定南高考发错卷:定南教体局长等17人被问责

江西省赣州市定南县有考点7日高考期间出现“发错试卷”事件。22日,记者从当地官方了解到,此次试卷错发事故涉及定南县和全南县相关责任人员。目前,定南县教体局局长朱铭、副局长张小平及全南中学副校长陈志宁等17人被问责处分。

  6月7日是中国942万考生参加“2015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首日。当天,全国普通高考定南中学考点发生理工类2个考场与“三校生”2个考场语文试卷错发事故。该事件致使4个考场120名考生受到影响。

  通报称,事故发生后,赣州市官方成立了由市、县两级教育、纪检监察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全面开展事故调查。通过调取视频监控、询问有关人员、调阅相关资料等方式,查明核实了事故发生的经过和原因,划定了有关人员的责任。

  通报介绍,定南县官方对涉及定南中学考点错发高考试卷事故的定南县相关责任人员进行了责任追究。其中,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定南县教体局局长、定南中学考点主考朱铭党内警告处分。

  给予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定南县教体局副局长、定南中学考点副主考张小平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给予负有直接管理责任的定南县教体局招生办主任、考区办主任熊献民,定南中学教务处主任、考务组组长熊晓鸿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处分;定南县教体局招生办副主任、考区办副主任安伟东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

  此外,给予负有直接责任的定南县教体局招生办科员李惠英、定南县第二中学教师郭明胜、定南中学教师杨波记过处分。给予负有次要直接责任的定南县第三中学教师袁爱平、钟月凤、郭平鑫、蔡文莲行政警告处分。

  据了解,由于高考实行县际间交换监考制度,此次试卷错发事故还涉及到赣州市全南县相关责任人。根据相关规定,全南县官方对涉及定南考点错发高考试卷事故的全南县相关责任人员进行了责任追究。

  通报称,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全南中学副校长、定南中学考点副主考、全南县监考员领队陈志宁被行政撤职处分;负有直接责任的全南中学教务处副主任曹宗明,全南中学教师李先科、黄荣添、罗能被记过处分。

北京一日游“敛财之旅” 游客不购物遭辱骂殴打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正值暑期,一日游仍然是来京旅游游客的主要选择之一,然而与往年一样,今年外地游客对非法“一日游“的举报投诉数量仍居高不下。

  现在的一日游特别是非法一日游,首先会在天安门中山公园或天安门等外地游客的首选旅游地点派发小广告,经过有关部门整治,包括天安门在内的很多重点地段,派发小广告的现象已经很少,但并不是绝迹。这些小广告的共同点是,用低价诱惑外地游客。如果轻信小广告,上了黑导游的车,就会开始“加钱之旅”。比如黑导游会在车上说要看某某表演、某某景点这些门票要加几百元,如果游客不想交钱,黑导游就会以不交钱就下车,自己花几百元打车回城进行恐吓。如果旅游大巴开到十三陵景点时,黑导游告诉游客这里并不接待散客,就在车上介绍一下,紧接着就会把游客拉到附近的玉器城去,稍微好点的黑导游会和导购一起推销玉器,心黑一些的可能会组织骗局,让游客高价购买假玉器,有的游客甚至会花费数万元买到市场价几百元甚至不值钱的玉器,更有甚者会以不购物就不开车来威胁游客甚至辱骂殴打游客,到此,非法一日游的敛财之旅才算结束。

  游客怎么样才能避免上当受骗呢?首先,游客最好在旅游前做好攻略,不要轻信小广告,即使由于客观原因需要进行一日游,在上车前一定要观察好旅行社的相关资质;其次要注意观察旅行车是否有相关标识。如果是既具有资质的旅行社,又有标识的旅行车,在游览过程中有非法行为也便于事后进行维权。另外,很多游客出来旅游会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如果真的遇到非法一日游,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并利用手里的手机或相机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搜集证据,事后进行维权报警。

儿子练车撞死人老子顶包 法网恢恢两人都被制裁

驾车撞死人后没报警,反驾车回家让父亲“顶包”。为掩人耳目,父亲赶紧报告驾校,希望能尽快获得驾驶证。

  今年11月5日凌晨,在阜阳市颍州区人民西路路段,一男子倒在道路中间死亡,疑遭撞击致死。通过调取事发路段周边监控,民警确定该事故发生在当日凌晨4时30分许,同时圈定一辆机动三轮车有重大嫌疑。

  11月28日,民警得知,颍上县三十里铺居民邢某某,原来驾驶三轮车进货,每隔1天来一次,事发后突然中断,再出现时三轮车已换成小货车。而且警方查明,邢某某和其子近期双双报名考驾照。12月2日下午,民警在三十里铺传唤邢某某父子,还从其亲戚家找到肇事三轮车。不过,邢某某先是否认,后改称自己驾车撞人。但民警发现其有顶包嫌疑。不过其子小邢供述,事发当天他和父亲驾三轮车前往阜阳城区进货,并撞倒了死亡男子,他驾车逃离。而在车上的父亲邢某某与他更换了驾驶座。回家后父子俩藏车、买车,然后又报考驾照。其间商定万一事发就由父亲顶包。

  此外民警介绍,小邢刚满18周岁,案发当天是想练车技。目前,小邢因涉嫌肇事逃逸被拘,邢某某涉嫌包庇被立案调查。

专挑办公楼行窃 涉案价值147万元

  兰州晨报讯(记者董子彪)男子张某专挑办公楼盗窃,涉案价值高达147万元。偷盗物品从5元的钥匙扣到价值145万余元的冬虫夏草。3月2日,张某在兰州中院刑事审判庭接受审理时,承认自己盗窃,但却否认偷盗价值145万余元的虫草一事。而公诉机关出示了案发现场的DNA鉴定报告,进一步证明,张某并不清白。该案未当庭宣判。
  案发:专挑写字楼行窃
  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兰州市城关区接连发生单位办公楼被盗案件。2015年1月18日,警方在城关区万达广场附近的居民楼内抓获1992年出生 的白银籍涉案嫌疑人张某。警方在其出租房缴获了一批赃物,包含价值较高的字画、烟酒,还有价值5元的钥匙扣、10元的茶叶等。
  随后,张某交代了其从2014年12月以来,专挑单位办公楼实施盗窃的犯罪行为。另查明,张某在2010年11月因盗窃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半;2013年12月,再次因盗窃罪入狱,2014年10月刑满释放。
  庭审:否认盗窃145万元虫草
  在当日的庭审中,公诉人指控张某涉嫌盗窃的犯罪事实共有7起,其中包括,2012年7月17日晚10时许至18日凌晨,张某窜至甘肃省工商联办公地点,盗窃该单位办公室内财物,涉案价值达4733元。2012年11月9日,张某与同伙进入东岗西路一家商铺偷取价值145万余元的冬虫夏草。之后二人将虫草贩卖至青海省西宁市,张某分得赃款12万元。
  庭审现场,张某对上述两起案件予以否认。他称,自己从2014年开始盗窃,2012年没有犯案。就此,公诉人出具两份公安机关的说明材料,内容为:在以上两起案件的案发现场,找到犯罪嫌疑人遗留的作案工具,提取的DNA样本经测定系张某个人。

男女惯偷衣着时髦 结伙行窃西关商圈

 兰州晨报讯(记者李升 实习生王海银)3月20日,记者从兰州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支队一大队获悉,该大队经过几天的跟踪调查,成功抓获一男一女两个惯偷,当场破获扒窃案件4起,涉案金额近1万元。
  3月12日,民警在走访分布在永昌路和张掖路部分商贩时获得一条重要线索,近些天有打扮时髦,穿着貌似老板的一男一女晚上6时来到永昌路和张掖路附近,针对单身女性扒窃财物。民警根据大量走访调查得知,永昌路和张掖路的很多商贩都注意到这两个人,女的染红发,穿红外套,男的平头。为了确定两人的行踪,警方一方面调取监控视频捕捉两人踪迹,一方面组织警力分布在西关商圈附近,准确获悉两人的体貌特征。经过三四天的工作,民警发现了这一男一女。
  3月16日晚6时30分许,在武都路永昌路什字便衣民警发现两人进入永昌路后,立即展开跟踪。为了不引起两人的警觉,警方决定轮流交叉跟踪。一个多小时后,民警跟随两人进入了张掖路小吃城,民警目睹两人整个结伙作案过程。当晚9时许,民警发现两人来到了肯德基快餐店门口。通过女民警近距离化装侦查发现,两人正在拆卸手机卡。得知这一情况,跟踪民警迅速上前将两人成功抓获。当场从两人身上搜出被盗手机四部。经讯问,两人交代了当晚共作案4起的犯罪事实。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男性轩某48岁,女性李某50岁,两人都是吸毒人员,且为同居男女朋友关系,已经在西关商圈行窃近两个月。由于两人打扮时髦,看起来像有钱人,市民便放松了警惕,导致失窃。根据警方调查的情况来看,两人随机选择目标,且主要针对年轻女性。目前,两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年轻女子偷走老太1.7万救命钱 车内监控记录全程

 

【新民网讯】3月13日郑州86路公交上,一年轻女子偷走老太太17000多元救命钱,车内监控记录了全程。众多网友转发监控截图,警方立案。没想到,姑娘还没落网,竟在29路公交上继续下手。同样用挎包做掩饰,同样在监控下淡定“作案”……
  【先前报道】
  请快把1.7万元还给人家这可是老人的救命钱
  公交监控拍下嫌疑人偷盗过程
  南阳陈女士带母亲来郑看病,不料想却在公交车上丢失救命钱,监控拍下“秀气女孩”作案全过程。陈女士报警后将作案视频上传网络,有网友说这个女子在二七广场活动,目前警方仍在进行调查。
  下了公交车发现17000元救命钱不见了
  3月13日,南阳陈女士带着母亲来郑州,母亲的病情已经很重了,她却不想让母亲知道病情,此前的治疗已花去家里所有积蓄,她们为了节省跨市取款的手续费,出发前将借来的3万元现金带在了身上。
  当日11时许,大巴抵达郑州,陈女士和母亲在紫荆山路与陇海路附近坐上一辆86路公交车。
  车上乘客比较多,车厢内有些拥挤,一名女子挤到了陈女士和母亲中间,陈女士看“她是一个挺秀气的女孩,也没有多想”。
  在南阳路宋寨,陈女士把母亲扶下车,之后发现包里的钱少了一多半,钱包也不见了,查点有17000多元救命钱不见了。
  “挺漂亮的女孩,想不到是这样的人,年轻漂亮,干啥不行。”陈女士拨打110报警,长兴路分局刘寨治安中队调取车内监控开始寻找嫌疑人踪迹。
  监控拍下嫌疑人撸起袖子盗取乘客包内现金
  昨日,在公交四公司,记者看到了陈女士母女所乘公交车内录下的一段监控视频,视频中的陈女士拿了很多行李,和母亲一起挤在了车厢中间位置。
  一名长发马尾戴白色帽子、穿绿色外套的女子挤到陈女士和母亲中间,此时陈女士的母亲正靠在下客门附近的杆子上,母女二人均未因女孩靠近而提高警惕,女子向四周看了看,将目光锁定在陈女士母亲的肩包。
  女子将自己的包靠在陈女士母亲的包上,撸起袖子一点点盗取对方包内现金,当陈女士发现有空位置喊母亲去坐时,女子顺势又将包中的钱偷出一部分。
  陈女士的母亲身体向前,女子偷钱的手来不及放进包,她立即用手抓住车内把手,随后若无其事地将钱塞入自己包中,公交车停靠时她立即下车离开。
  受害者上传视频发动网友寻找嫌疑人
  5天时间过去,病榻上的母亲仍在坚强地与病魔抗争,陈女士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因为被盗的17000多元救命钱变得焦躁起来。
  2015年,她开始带着母亲赴郑求医,至今已在南阳路上这家医院治疗6次,每次住院半月都得花费3万多元,目前剩下的一个多星期医疗费又成了问题。
  “那是我母亲的救命钱,是从亲朋好友那里凑的救命钱呀!”陈女士提起此事有些激动,称已将监控视频上传网络,希望偷钱的女子看到视频可以将钱送回,也希望公安机关能够尽快破案。
  这段视频也引来不少网友关注和转发,有网友说认识行窃的女子,称该女子在二七广场卖衣服。陈女士希望能够继续缩小搜寻范围。(据河南电视台)

市民投资“法螺天珠”被套牢

  天珠是近年来被炒得火热的一种饰品,天然天珠是使用纯天然材料打磨而成的,分为海螺化石打磨而成的“法螺天珠”和九眼石页岩打磨而成的“天眼天珠”。
  2015年年初,长春市民陈女士经朋友推荐,以3万元的价格认购了两颗“法螺天珠”,45天后,这两颗她连实物都没看到的天珠被收购,净赚6000元。陈女士尝到了甜头,筹资又购买了7颗。但一年过去了,当初肯定回收的承诺仍未兑现。像她一样,还有多名长春市民花了几万甚至几十万元投资,但除了几张协议,什么也没得到。
  第二次购买至今没被回购
  陈女士说,她的朋友李某去年在长春桐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桐昌)做营销总监,向她推荐天珠产品,每颗价格1.5万元。“当时他说购买后45天,可以在香港峰昊国际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中心的交易平台上挂单,预计收益10% ~30%。”陈女士说,“他说到时候会有基金以更高的价格收购。”
  最初陈女士也持怀疑态度,但碍于朋友情面和对收益的盼望,陈女士还是购买了两颗—没有实物,只有编号,“到期后我在平台上挂单,果真被收购了,两颗天珠赚了6000元。”
  像其他投资者一样,她开始了第二轮购买。到了2015年7月,陈女士和其他投资者购买的天珠又到了45天的期限,但这次,没有人进行回购了,大家慌了神。
  陈女士和其他投资者称,最初长春桐昌的负责人对他们承诺“大盘后有几大基金高价回收,有基金的合作无任何风险。”这里的“大盘”指的是香港峰昊的交易平台。
  但到了2015年8月,长春桐昌负责人对众多投资者称:“因为公司内部问题,暂时无法兑现原有承诺。”此后,他们承诺在2016年2月1日全部解决,并且与沈阳盛皓天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盛皓)签署了回购协议,“当时承诺是按每颗1.5万元的价格回购。”陈女士说。到了今年2月1日,“回购”依旧没有消息。
  产品看不到 只有几份协议
  在购买天珠时,公司称这些天珠都由专门的机构进行存管,所以投资者都没有看到实物,手里只有几份协议,分别是标的物产权转让合同、委托服务协议、产权回购协议。
  “标的物转让合同”上显示,甲方即标的物(天珠)出让方为沈阳盛皓,代理方为香港峰昊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乙方为投资者,代理方为长春桐昌。甲方委托代理方在其设立的香港峰昊网上电子交易平台发售天珠艺术品。
  “委托服务协议”显示,甲方为投资者,乙方为长春桐昌,香港峰昊独家授权沈阳桐昌公司在大陆地区为认购“法螺天珠”的客户提供咨询与服务。陈女士说,长春桐昌实际是沈阳桐昌的分公司。
  但在上述合同、协议上,并未对回购价格进行约定。
  为这些天珠做鉴定的北大宝石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只负责鉴定材质,并不清楚价格如何。
  目前挂单总价将近1.3亿元
  新文化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开系统查询发现,沈阳盛皓现在的法人代表为冯少俊,而不是“标的物转让合同”上的张妍,香港峰昊的法人代表也是冯少俊,这让投资者很担心。
  “他既是发行公司的法人代表,又是代理公司的法人代表,整个平台都在他的控制之下,这样还能保证投资者的权益吗?”一名投资者表示。
  香港峰昊的网站上4月29日发布公告称:将尽快全面恢复市场和渠道,2016年5月25日后将开始恢复交易。但直到6月7日,长春的投资者仍旧无法在平台上交易,也没有回购的消息。
  新文化记者拨打了冯少俊的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
  在交易平台的挂牌交易栏中,有858页、8573条挂单记录,时间从2015年7月20日至7月27日,每单上均有天珠的编号,价格为1.5万元。按照网站显示的信息,这些天珠的总价将近1.3亿元。
  而在产权交易栏中,有19686条认购记录,交易日期从2014年7月10日至2015年7月25日。
  借款几十万 丈夫和她离了婚
  长春市民黄女士是众多投资者中境遇非常凄惨的一个。“李某是我朋友的老公,也是通过这层关系我才认识的他。去年4月我投资4.5万元购买了三颗,到期后真赚了钱。”黄女士说,“之后我分三次用家人的名义开了多个账户,购买了42颗天珠,总共投资63万元!到现在,手里只剩下一堆天珠编号的凭证和债务。”
  黄女士家境一般,带着6岁的女儿离异再婚,事发前她和丈夫的小女儿刚刚出生不久。“我也是想为了女儿多赚点钱,除了自己的积蓄外,我先后通过信用卡提现、三分利的高利贷和小额贷款公司筹款几十万元投了进去。”黄女士欲哭无泪,“我丈夫听说我被骗,还欠下了40多万元,一气之下和我离了婚,5个月大的女儿也死掉了,现在我是家破人亡。”
  目前,黄女士为了躲债,不得不暂住外地。
  在被问到是否考虑过基金公司为何一定要从投资者手中回购,如果从公司那里购买不是更划算吗?黄女士说,自己当时是被“洗脑”了:“在投资者开会时,他们总是说没有风险,公司的运营模式就是这样的。”
  新文化记者拨打了李某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长春桐昌公司已转型改名
  5月25日,新文化记者来到长春桐昌的登记地址—国际大厦A座809室,虽然该层仍挂着长春桐昌的宣传板,但公司名称已经更改成“长春德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据了解,原长春桐昌的副总郭晓坤目前是长春德臻公司的负责人,但当天他不在公司。
  “我们以前是沈阳桐昌的分公司,但现在已经业务转型,和以前的业务、和沈阳桐昌都没有关系了。”工作人员说,确实有很多投资者在长春桐昌购买了天珠,交易量挺大的,“但这个盘(香港峰昊的电子交易平台)‘崩盘’后,我们就开始转型做电商平台。”
  郭晓坤在电话里表示,投资者购买天珠的款项都是直接转给沈阳盛皓,长春桐昌当时只是做产品的代理、发售、对外宣传等,买家维权应该找沈阳盛皓。“我和很多员工也购买了天珠,我们也是受害人。”郭晓坤说。
  对于交易平台的关闭原因,郭晓坤称可能是资金链出现问题。
  原长春桐昌负责人周滨的电话则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律师说法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对于此事,长春市二道区政协委员、吉林吉翔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海波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0〕18号)有关规定,不以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为主要目的,以商品回购、寄存代售等方式非法吸收资金的,涉嫌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涉案数额在500万元以上的,应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金;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实施前述行为的,涉嫌构成集资诈骗罪,涉案数额在500万元以上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民工索赔遇离奇证明:工厂持证明否认为其员工

周电军的右脚被截去将近一半,腿上伤痕累累

派出所开具的证明

农民工周电军,自诉在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运成水泥制品厂打工期间被砸致残,因赔偿问题未达成一致将水泥厂诉至法院索赔85万元。庭审期间,水泥厂却拿出一张辖区派出所开具的证明,称周电军是去水泥厂办理业务时受伤,并非水泥厂工作人员。这张证明不但受到原告律师的质疑,法学专家也认为,派出所没有职责和能力开具此类证明。
  案情
  男子水泥厂被砸残
  周电军今年42岁,河南省南乐县农民。据其自诉,2012年2月21日,他在老乡的介绍下来到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运成水泥制品厂(以下简称运成水泥厂),在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担任预制件制作工人,按件计算劳务费。
  同年8月23日上午8点多,他被临时叫去帮忙将防撞隔离墩装车。装车时,超2吨重的隔离墩突然倾斜,砸在他的腿和脚上。工友当即拨打120,周电军被送至医院救治。经诊断,周电军的右胫骨平台骨折,右胫腓骨上段开放粉碎骨折,右上胫排关节脱位,右前足开放损伤,右胫前皮肤坏死、缺损,右踝关节僵直。
  周电军说,起初水泥厂支付了大约20万医药费。2014年,水泥厂表示想一次性赔付5万元,今后不再担责。2015年8月,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周电军构成七级伤残(后运成水泥厂委托顺义区法医院进行司法鉴定,鉴定周为八级伤残),还需进一步治疗。
  劳动仲裁驳回请求
  “5万元连看病都不够,更不要说维持生活了。”周电军不同意,向顺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劳动仲裁。
  周电军向劳动仲裁提交了水泥厂食堂专用饭票、住院病历、出院总结、与水泥厂老板以及工友的谈话录音等作为证据,请求劳动仲裁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支付这期间欠付的工资1万元及利息。而运成水泥厂辩称与周电军根本不存在劳动关系。
  顺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认为,周电军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水泥厂存在劳动关系,2015年1月12日,顺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定驳回周电军的全部请求。
  伤者起诉索赔85万
  多次协商未果后,今年5月,周电军将运成水泥厂诉至法院索要残疾赔偿金、误工费等近84万,以及拖欠的工资1万元和相应利息。
  案件审理期间,水泥厂提交一份北小营派出所出具的证明,称周电军不是水泥厂的员工。水泥厂还提交了北京运达欣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达欣公司)开具的书面证明和北京运达欣建材销售中心为周电军上的意外保险的保单,称周电军与运达欣公司有劳动关系,周电军是去水泥厂找老乡张某时受伤。
  记者从周电军律师提供的派出所证明的复印件上看到:周电军(身份证号码:410923197405××××××)2012年8月23日到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运成水泥制品厂办理业务时不慎被厂内防撞墩砸伤,特此证明。落款是北小营派出所,并盖有公章。但该复印件上的公章只能看清一个圈,看不清具体文字,落款日期是2012年8月23日。
  目前,此案已经5次开庭,尚未宣判。
  探访
  周电军:莫名被上保险并理赔
  6月8日,记者见到了周电军,他右手拄着拐杖,走路一瘸一拐。他的右脚约有一半被截去,小腿严重变形。
  “我现在不能走远路,今天走了这么一会儿,‘脚尖’就磨破、流血了。”周电军说,他已丧失劳动能力,全家4口仅靠妻子一人种地维持生计。女儿今年参加高考,14岁的儿子正在读初二。
  “孩子上学欠了1万多元外债,为省钱我1年多没看病了。”周电军说。
  周电军的律师向记者提供了两份“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意外保险给付申请书”,显示北京运达欣建材销售中心于2012年5月3日和5月15日,为周电军等30人购买了两份名为“全程守护”的意外伤害保险。
  经过查询,这两份意外伤害保险一份已经于2014年6月24日理赔,另一份也于同年6月25日理赔,总金额为2.6万元。
  而周电军称他压根不知道运达欣公司曾为他买过保险,更没有领到任何赔偿。
  水泥厂:坚决否认周是其员工
  6月8日中午,记者与周电军及其哥哥来到顺义区白马路7号的运成水泥厂。水泥厂大门外挂着北京运达欣商贸有限公司和北京市顺义区运成构件厂两块牌子。厂区右侧是一排两层高的楼房,悬挂着“运成水泥制品厂”几个大字。周电军说,水泥厂、贸易公司和构件厂都属于李如成,贸易公司和构件厂是用他儿子和儿媳的名义注册的。
  “你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在我们这儿出事了我们才管的。”面对周电军,水泥厂总经理常女士坚决否认他是水泥厂的员工。提及运达欣建材销售中心,常女士先是承认和水泥厂是一个老板,后又说是不同的两家企业。
  对于派出所开的证明,常女士说:“有人向派出所报警,派出所处警后开的证明。”至于具体细节,常女士说不知道。
  谈话期间,水泥厂的厂长李如成突然出现,大声说:“你们找法院去,你告去呗。”他边骂边挥拳欲打周电军的哥哥,被另一男子拉走。随后,常女士以有事为由要求周电军和记者离开,并拒绝了周电军见厂长的要求。
  工友张某:因作证被拖欠工资
  水泥厂工人王某(化名)告诉记者,他在该水泥厂打工多年,周电军是水泥厂工人,被砸时他在现场。王某说他也没有与水泥厂签订劳动合同。
  王某称,为了保住工作,他此前拒绝出庭作证。
  至于运达欣建材销售中心曾为王某等人购买保险一事,王某表示对此不知情,也不知道运达欣公司与水泥厂的关系。
  曾在水泥厂当司机的张某告诉记者,运达欣公司曾开证明称周电军去水泥厂找他玩儿时受伤。
  “我在法庭上作证,周电军和我都是水泥厂员工。”张某称,此前他和周电军都住在水泥厂的员工宿舍。
  “因为作证,老板刁难我不给工资,现在还欠我8000多元。我要钱时他还反问我‘你作证时咋不知道你工资在这儿押着呢’?”张某愤愤不平地说。
  张某说他也没有与水泥厂签合同,水泥厂一般只与本地人签劳动合同、上五险一金。他也不知道此前水泥厂为自己上过意外保险。“水泥厂有时会收走工人的身份证,我们不知道干什么,也没有问过”。
  回应
  民警拒绝查询处警记录
  6月13日下午3时许,记者随同律师尤宝柱一同来到北小营派出所,要求查看派出所当年调查周电军一事的处警记录及所开证明的存档等具体细节。
  一名姓王的值班民警表示:“4年了,这个期间变化太大了,我们的领导、民警都有变动,所长都换了三四任了,肯定不好查。肯定保存不了那么长时间。”
  律师随即要求面见负责查询电脑系统的工作人员或相关领导,被该民警以“负责人也不好查的,时间太久了”为由拒绝。
  记者问:“处警记录及派出所里开出的证明是否有纸质档案存档,可否联系相关负责人查询纸质档案?”
  “有没有纸质档案这个我不好说,负责的人不在。”民警说。
  当记者询问开类似周电军一事的证明的程序及流程,是否需要写处警记录时,王姓民警回答:“每个所长规定的不一样,有的严,要是管得严的肯定都得写上,现在应该都要写处警记录、写处警民警的名字。”
  律师告诉民警:“承办周电军一案的法官此前曾多次联系派出所,要求提供处警记录、证明存档等,但派出所说电脑升级等原因查不到处警记录,纸质档案也找不到。”王姓民警则表示不知情。
  观点
  原告律师:质疑派出所证明合法性
  周电军的代理律师尤宝柱对派出所证明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表示质疑。
  “按照证明上写的日期,也就是说周电军出事当天,派出所就开出证明否认周电军是水泥厂员工,这样做的目的和意义何在?按照常理,应该是发生纠纷或者诉讼后,水泥厂才会找派出所开证明,落款日期不应该是当天。”尤律师说,该证明仅写了“经查”二字就作出了判断结果,那么民警何时接到谁的报案、何时处警、如何调查的、是否有调查笔录等、是否有询问当事人、办案民警是谁等都不清楚。“周电军出事后马上被水泥厂老板派人送到医院进行手术,在ICU病房抢救了两三天,这期间和之后都没有民警联系过他,调查难道不需见受害的当事人吗?”尤律师说。
  法学专家:此证明不应由派出所出
  针对派出所对周电军事件开出的证明,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系主任姜颖表示,这不属于派出所的业务范围,派出所也没有这样的职责和能力去证明。“如果对此事有争议,应该通过劳动仲裁部门或者法院来进行劳动关系的确认。”姜颖说。
  此外,姜颖认为,“如果运达欣公司仅给周电军上了意外保险,那么还不足以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为谁工作,受谁实际管理,谁发工资,这3点才是认定劳动关系的核心因素。”
  姜颖告诉记者,“此案中,饭票可能难以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但工友的证人证言是完全可以的,仲裁不能一味地否认这样的证据,当然有多种证据来印证是最好的。”
  姜颖认为,水泥厂向周电军支付报酬的证据、用工期间,水泥厂给工人发放的通知、劳动手册、工作证、工作服等都可以作为证据。比如还可以像有些法院和仲裁机构一样,让周电军说说所在的企业坐落在什么地方、它的方位、具体的办公室的安排,公司的领导人、负责人是谁等等这些,包括内部机构等等。